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斗罗大陆同人之马红俊的再出击

斗罗大陆同人之马红俊的再出击
 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与剑斗罗一战对史莱克六怪的打击比大师想象中
要大,六个人足不出户整整三天,这三天内,他们没有再进行任何实战演练,也
没有任何交流,就静静待在各自的木屋中修炼。直到宁风致派人来找唐三。这场
静默式的修炼才算结束。

  大师带着来找唐三的七宝琉璃宗弟子来到木屋前,「小三,妳出来一下。」

  他的声音不仅惊醒了唐三,也同时惊醒了史莱克七怪的其他人。衹听见一声
嘹亮的凤鸣突然响起,哪怕是在木屋外,大师也能清晰地感觉到空气突然灼热,
紧接着,一道赤红色的身影骤然冲破房顶腾空而起,而他之前所在的那间房屋一
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有遮天之势的火焰双翼狂恣地伸展开来,带着他的身体直冲入百米高空才停
下,下一刻,火光绽放,一圈巨大的火焰光芒扩散开来,扩张到五十米开外才渐
渐淡化。

  「死胖子,回头妳负责盖房子。」

  戴沐白、奥斯卡、唐三、小舞、宁荣荣和朱竹清几乎同时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唐三拉着小舞的手,她虽然看上去还是那样的茫然,但不知道为什麽,自从和唐
三订婚之后,她给人的感觉似乎不再那麽空洞了。

  但唐三没发现的是,小舞看空中马红俊的眼神竟然泛着一丝异彩,看着看着,
忽然舔了舔嘴唇,揉了揉肚子。

  唐三这才注意到小舞的异状,不禁有些疑惑,就连附在魂环和魂骨裏的小舞
的灵魂也不知道自己的肉身为什麽要做这个动作。

  唐三忽然想到了什麽,对啊,我们都修炼了三天没进米食,小舞一定是饿了。

  「死胖子还不快下来!」说话的是戴沐白,嘴上虽然在骂着胖子,但大家脸
上的神色却都是笑吟吟的。很明显,马红俊突破了。

  或许是因为马红俊现在是众人中除了失去灵魂的小舞以外唯一一个没有达到
魂帝境界的人,也或许是因为那天剑斗罗带给他的刺激太深了,激发了他凤凰武
魂的潜力。三天时间过去,在前一级提升才数月的情况下,他竟然再做突破,魂
力提升到了五十九级的程度。距离六十级,衹剩下最后的瓶颈。

  「好说,好说。要是修一次房子就能提升一级就好了。」胖子兴奋的从天而
降,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在扫过小舞的绝美俏脸和唐三的疑惑表情时,眼
中的得意简直要溢出来了,不禁哈哈大笑。

  众人衹知道马红俊终于迫于压力突破了,却不知道其实是前几天当众淩辱口
爆了小舞却无人知晓的邪恶快感让他体内的邪火再次觉醒,这才一举突破。然而
由于马红俊淩辱得很隐蔽,这邪火属性也变得狡猾起来,深深隐藏,是以众人都
没发现他的邪火再次觉醒进化了。

  「死胖子,又得意忘形了。还笑得那麽淫蕩。哼,还不是最弱的一个。」跟
在大师身边一起过来的白沈香在一旁嘟囔着。

  这些天史莱克六怪变得跟行尸走肉似的,她心中也很担心。要不是大师安慰
她,告诉她这是正常情况,恐怕她就要回唐门去请爷爷来帮忙了。此时见到众人
恢复过来,马红俊还在做突破,不知道为什麽,她也很高兴。是为了马红俊的提
升而高兴麽?恐怕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听到白沈香的话,马红俊的兴奋顿时被打击了,「香香,妳就不能夸奖我一
下麽?我也五十九级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冲击六十级。以后我肯定不是最弱的。」
心裏却在想「哼,要是那天我直接把小舞给上了,说不定这次直接六十级了呢。」

  一边说着想着,他还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奥斯卡。身为食物係魂师的奥斯卡,
就算天资再好,也不可能有他们这些战魂师提升的快。而之前五年,他之所以能
够达到六十级以上,实在是付出的太多太多,而胖子又实在懒惰了一些。

  「看什麽看?死胖子,我们比比,看这次海神岛之行谁提升的快。」奥斯卡
可是不会服输的。自从拥有了第六魂环和那块镜像魂骨之后,他的自信已是大幅
度提升。

  马红俊毫不示弱的道:「比就比,怕妳不成。有本事我们打赌。要是我赢了,
妳就让我亲荣荣一下,要是妳赢了,我就让妳亲我一下,怎麽样?」

  「滚——」奥斯卡飞起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上。宁荣荣更是咬牙切齿的瞪
着他,要不是她并非战魂师,恐怕就要上来好好的收拾收拾这口无遮拦的家伙。
话说荣荣生气的样子还真是俏啊,马红俊无良地想到。

  白沈香可不会放过打击胖子的机会,「看,本姓流露了吧。就知道妳不是好
人。」

  「我……」和别人斗嘴,胖子是很少落下风的,可一看到白沈香,他就萎了。
但谁也不知道他心裏却在其实在想「哼,别看妳们现在一时威风,以后迟早都把
妳们都玩个遍。」

  大师看到他们斗嘴,淡然一笑道:「这几天妳们应该都有所收获吧。不用说
出来,仔细的去感受这种感觉。我建议妳们去海神岛,就是希望妳们心中始终充
斥着这种感觉。不断在压力下榨取自己的潜能。压力就是动力,但也同样要掌握
好压力的度。过犹不及。从剑斗罗前辈身上,妳们应该也明白了自身与真正强者
之间的差距,希望妳们从海神岛回来时,这份差距能够大幅度的缩小。」

  「是——」史莱克六怪同时正色应道。

  大师这才转向唐三,道:「小三,宁宗主派族人来请妳入宫。妳这就去吧。
我已经给妳们準备好此行所需的物品。明天一早,妳们就出发吧。」

  「是,老师。」唐三答应一声,小舞暂时交给朱竹清和宁荣荣照看。临行前
还特意告诉她们小舞饿了,请她们帮忙给小舞喂一些吃的,最好是粥之类的食物,
方便失了灵魂的小舞下咽。朱竹清和宁荣荣自然点头答应。唐三交代完了,就準
备和七宝琉璃宗来人入宫而去。

  衹是走之前,唐三深深看了胖子一眼,他还在疑惑「为什麽小舞看到胖子亮
出武魂会觉得饿了呢?难道是因为像烤鸡?」唐三摇头失笑。

  可这一眼看得马红俊却是毛骨悚然,心中发寒「难道三哥他发现了?不,不
对,一定要冷静,如果三哥发现了,我现在早就尸骨无存了。还是说他怀疑了?」
想到这裏,马红俊出了一身冷汗,竟有些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胖子妳跟着我有什麽事吗?」唐三在门口停住,皱着眉问道,此刻的胖子
很不正常,但又说不出哪裏不对。

  马红俊陡然惊醒,暗骂自己这是着了什麽魔,正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麽时,
忽然灵机一动,道「三、三哥,妳,妳看我和沈香的事……」白沈香是唐三的表
妹,更是唐门长老的孙女,马红俊在追求白沈香唐三也是知情的,此刻拿来当挡
箭牌真是再好不过了。

  唐三看了看一边等候的七宝琉璃宗弟子,眉头皱得更紧了,心道「胖子怎麽
这麽不晓事,明明知道我这时要赶紧入宫,还挑这个时候来问我这些儿女私情的
事。」

  当下便没好气地道「上次不是和妳说过了吗,感情是双方面的,难道妳真的
想委屈沈香吗?」

  「我……」马红俊刚想说什麽,却被唐三打断了「使者已经等了很久了,我
现在马上要入宫,回头我再跟妳说吧。」语罢跟着七宝琉璃宗弟子快步离去了。

  马红俊长出口气,看来三哥应该是没发现什麽,但仔细品味刚才他说话的语
气心中却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怨唸「人家爷爷都答应把沈香许配给我了,妳是我兄
弟却不肯帮我!该死!兄弟妳不仁可就别怪我不义了。」马红俊暗骂唐三不够兄
弟,可他自己却把兄弟的女人给淩辱了。

  「胖子,妳怎麽在这?」忽然宁荣荣和奥斯卡肩并肩走到了门口,宁荣荣疑
惑地问道。

  「啊,我刚跟三哥讨教了一下魂力的问题,对了,妳们怎麽出来了,妳不是
应该正照顾小舞吗?」说起小舞,马红俊衹觉得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那天淩辱
小舞的感觉真是永生难忘,正意淫着忽然眼前一亮。

  眼前的宁荣荣可也是个大美人啊。虽然不及小舞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绝色,那
也至少是倾国倾城的美貌了,要不然明明风骚得要死且帅得让人嫉妒的奥斯卡怎
麽会为了她立下十年之约,何况他还是个食物係魂师。

  五年不见,显然宁荣荣出落得愈发动人了,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炯炯生辉。
如果说小舞的眼睛似玉,朱竹清的眼睛似霜,那宁荣荣的眼睛便似月,含情的时
候似满月,笑起来的时候是月牙儿。奥斯卡和宁荣荣这两个都有着好看眼睛的傻
瓜时常就含情脉脉地盯着对方的眼睛看,能一天都不眨眼。

  不过最能打动马红俊这个色胚的还是宁荣荣娇俏的粉唇,没有过于明艳靓丽
的颜色,衹是多一分则过红,少一分则偏淡,而且唇形非常好看,好看到衹要盯
着看30秒就会生出咬一口的冲动,唇瓣丰满而不厚,弧度惊人却不夸张。一般
听美女说话,别人都是听觉享受,在荣荣这裏却是视觉享受,那两瓣唇一抿一开
都实在是让人想入非非。

  「嗯,想入。」马红俊邪恶地想道。

  宁荣荣虽然身材不及小舞修长,但也是玲珑有致,该丰满的地方绝不客气,
该纤瘦的地方亦不含糊。一头短发更是衬托出她的贵族气质,更多了几分英气。

  宁荣荣和奥斯卡似乎早就对马红俊的猥琐眼光习以为常了,顿时没好气地道
「竹清在给小舞喂粥呢,反正有她照顾小舞,我和奥斯卡作为团队的辅助当然要
去準备明天一路上要用的物资什麽的啊,难道本大小姐跟着一起喝西北风啊。」
宁荣荣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别说马红俊,奥斯卡也有点吃不住。

  但是奥斯卡够猥琐,盯着荣荣的嫩唇嘿嘿笑道「荣荣别担心,我有大香肠可
以喂饱妳,比西北风好吃多了,管够。」显然奥斯卡这个正牌男友是知道荣荣小
嘴儿的妙处的。

  宁荣荣看到奥斯卡的眼神,哪裏还不明白这死鬼一语双关的话,顿时俏脸通
红,羞怒地啐了奥斯卡一口,一记粉拳打在他胸口道「胖子还在呢,没个正形。
不理妳了。」说着娇羞地跑开了。

  奥斯卡和马红俊相视皆是猥琐一笑,笑着笑着奥斯卡也準备去追上宁荣荣了,
对马红俊说「胖子,午饭就别等我们了,我们在外面会久一点,晚上才回来。」
说完还用那双桃花眼给了马红俊一个「妳懂的」的眼神。

  「荣荣,等等我!」说着奥斯卡也跑远了。

  门口的马红俊形单影衹的,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背影,颇有些落寞。大家都
成双成对的,自己怎麽可能不羡慕呢?

  马红俊很自然地想起了一道靓丽的倩影。

  却不是白沈香。

  而是小舞。

  上天恩赐的尤物。

  「小舞……」想到小舞,马红俊的呼吸不禁急促起来,想到上次的旖旎风光,
马红俊的下身瞬间举旗。忽然马红俊灵光一现「三哥入宫了,虽然不知道是什麽
事,但肯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荣荣和奥斯卡去采购说了晚上才回来。那麽,小
舞身边就衹有戴老大,竹清和沈香了?」毕竟大师等老师和他们并不住在一片区
域。

  想到这裏,马红俊忽然猛地抬起了头,一个让他兴奋得发抖的计划已经在他
脑海中形成……

  在脑海中整理好细节,事不宜迟,马红俊赶紧跑起来去寻找白沈香,发现白
沈香正在左侧的小树林裏修炼魂力,马红俊心道「太好了,果然是一个人。」却
衹是远远隐蔽自己,并不显出蹤迹,在确认了白沈香位置后马上就走,毫不拖泥
带水。恐怕连马红俊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在这方面的执行力如此之强。

  马红俊这下要去找的目标是戴沐白。

  悄悄回到院子裏,没惊动任何人,发现戴沐白正在厨房烧火。马红俊偷偷晃
了过去,做贼似的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道「戴老大。」

  戴沐白吓了一跳「死胖子走路不带声,想吓死我啊。」

  胖子嘿嘿淫笑,问「妳这是?竹清小舞她们呢?」

  戴沐白自顾着烧火,道「哦,这是给小舞熬的粥,还差点火候。竹清在隔壁
院子裏照顾小舞呢。」

  马红俊听了后心裏有了底,感觉计划已成了一半,当即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显得格外哀怨。

  戴沐白笑骂道「我靠,妳个死胖子怎麽跟个怨妇一样了。有什麽事直接跟哥
哥说。」

  马红俊心中暗笑,果然上钩了,戴老大没别的好,对兄弟那真没得说。当下
哀怨地道「还不妳们一个个都成双成对的,我能不哀怨吗?这麽些年我容易吗我!」

  戴沐白哈哈一笑,虎爪往胖子肩膀上一拍「我还以为是什麽事,妳小子邪火
又上来了?对了,妳不是和那个白沈香眉来眼去的吗,怎麽?没好上?」

  马红俊这次不是装模作样了,当下把白沈香如何讨厌他,唐三如何不帮他都
通通告诉了戴沐白。

  戴沐白听完胖子的话,微微沈默了一会儿,便沈声道「这件事,小三确实不
太够意思,自己兄弟,随手便帮了。妳放心,我去帮妳跟白沈香说。」

  马红俊心中乐开了花,脸上却要露出焦急之色「戴老大,要不妳现在就去帮
我说说吧,妳看我们明天就要走了,虽然还不知道回不回得来呢,但万一沈香不
肯跟我们走,等我们回来时,我怕就错过了啊。我是真的很喜欢她。」马红俊在
心裏补了一句「但我更想操小舞。」

  戴沐白不愧是史莱克七怪中的老大,对兄弟绝对仗义,当即就答应了,对马
红俊说「妳帮我看着火,要是粥好了就端过去。我去帮妳。沈香在哪,妳知道吗?」

  马红俊连忙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在东侧的小树林裏修炼呢。」马红俊心
想,这趟妳可有得跑了,他们所在的院子正好是西侧。史莱克学院作为天斗帝国
第一大学院,占地面积自然没得说。

  戴沐白刚起身慾走,忽然顿住犹犹豫豫地对马红俊说「嗯,等下妳去送粥可
别告诉竹清我去找沈香了,我怕她……。哎,妳懂的,毕竟我那前科她可是从来
没释怀过。她可是属猫的,我怕她炸毛。」说到这裏戴沐白也是无奈得很。

  马红俊嘿嘿暗笑,面上却拍着胸脯道「戴老大妳放心去吧,妳为了兄弟的事
这麽操心,我怎麽能出卖妳!」戴沐白哪知道等会儿一转头胖子就把他给卖了。

  待戴沐白离开后,胖子开始看火,熬粥。约摸过了五分钟,粥熬好了,胖子
连忙把火弄小,却不急着端过去,心想「现在衹等竹清来了。嗯,再等十分钟吧。」

  原来,马红俊如果现在直接把粥端过去,反而不好解释戴沐白怎麽不在了,
等竹清主动来找反而更有利于他的说辞。

  百无聊赖地等着时间过去,马红俊想到离成功的时刻越来越近了,心中激动
无比,一想到等会儿能得偿所愿,他的鸡巴简直比烧火棍还要硬。

  忽然马红俊看着竈上冒着白气的热粥,忽然灵机一动,嘿嘿淫笑起来,连忙
取了个碗,然后对着碗底开始撸动他那根胀得烫手的鸡巴,打起飞机来。

  「呼,好爽,小舞,等下,给妳,给妳喝,哥哥的,特制热粥,呼,哦,走
妳。」右手上下不停地撸动了五分多钟,滚烫的精液顿时喷射而出,足足射了小
半碗。

  「沐白?粥怎麽还没好。」忽然朱竹清冷艳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吓得马红
俊赶紧拉好裤子,眼看声音越来越近,碗裏的精液怎麽办,要是被发现,以竹清
的性格,他就真是个死胖子了。

  胖子也顾不得许多了,赶紧拿起勺子往碗裏倒粥,又使劲搅动。

  「咦?胖子,怎麽是妳。沐白不是在给小舞熬粥吗?」朱竹清进来发现衹有
马红俊在,不禁疑惑问道。

  马红俊连忙装作无辜的样子,道「从头到尾衹有我一个人在这裏熬粥啊。」

  胖子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冷艳少女,黑色长发自然垂下,秀丽清冷,一双眸子
如猫一般神秘迷离,却偏偏有着一张完美童颜。再往下看,马红俊拼尽了全力才
使自己的口水没有流出来。精巧的锁骨下是一对与童颜极不相称的快要把贵族女
式蕾丝月白衬衫撑爆的丰满豪乳,挺拔陡峭,晃动人心,如朱竹清的性格一样孤
高不可攀援,散发着惊人的视觉冲击。马红俊不得不担心万一哪天没有了衣服的
束缚,那这对奶子岂不是要一飞冲天?纤腰玉腿虽然也远超大多数美女,但和那
逆天的童颜巨乳相比,反而不那麽惹人注目了。

  马红俊突然在心裏蹦出这麽一句话「小舞的腿,竹清的胸,荣荣的嘴。那可
都是极好的。」想着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朱竹清听胖子说戴沐白没来过厨房不禁皱住了眉头,流露出一股肃杀之气。
忽然目光停在竈头的那碗粥上「粥熬好了?我来尝尝看。」

  马红俊吓得肝胆俱裂,表面上看那是一碗粥,可实际上衹是半碗,裏面还有
他的万千子孙呢,万一被发现可就遭了,可朱竹清乃是敏攻魂师,速度极快,自
己便是想也来不及阻止了。

  衹见朱竹清灵巧地越过胖子,从碗裏舀起一勺粥,嘟着丰满的唇轻轻吹了口
气,朱竹青的唇色带一点淡淡的紫,此刻显然格外冷艳,粥有没有被吹凉不知道,
马红俊的鸡巴倒是被「吹」硬了,一想到朱竹清要第一个吃他的「特制爱意粥」,
他的鸡巴差点把裤子顶起来,但又担心朱竹清发现裏面的奥秘。要是去夺下来,
恐怕更会直接引起朱竹清的怀疑。

  横竖都是死,不如先爽。

  「死就死吧,快吃吧,快吃吧。」胖子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又紧张又刺激
地看着自己的精液是如何一步步进入朱竹清那凛然不可侵犯的高冷唇齿间的。

  红唇微张,一条鲜红的香舌托着勺子底将勺内混着精液的热粥一口吞入。

  天吶,除了戴老大视天下男人如无物的冷傲美人朱竹清在喝我的精液,舌头
还托在与精液亲密接触过的勺子上!爆炸,疯了,马红俊连忙躬住身子,以防丑
态被发现。

  突然朱竹清呛了一下,来不及捂嘴,一丝白浊的液体就顺势咳出来刚好挂在
嘴角。马红俊发誓,那黏度绝对不是粥可以达到的,那不就是……马红俊心裏害
怕极了,可偏偏就是要作死地问「怎麽了?不好吃吗?」潜台词却是「哥哥的精
液不好吃吗?」

  朱竹清摆了摆手,胸前一阵蕩漾,那汹涌的波涛把马红俊都快看傻了,衹听
见朱竹清说「太烫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原来自从知道戴沐白压根都不在厨房
后,朱竹清就一直心不在焉,也没用魂力保护自己,结果一口滚烫的粥入口,把
自己烫到了。

  马红俊心裏的石头落了一半,可他作死的劲又上来了,突然指着朱竹清的嘴
角,微微使了个眼色。

  朱竹清先是一愣,很快意识到了什麽,不禁有些赧然,飞快地伸了下舌头把
嘴角的「粥」给扫进嘴裏,心道「真是太不淑女了,星斗帝国皇室的礼仪刚刚可
都忘得一干二凈。」

  朱竹清灵巧的香舌把嘴角的精液扫进嘴裏的那一瞬间,马红俊衹觉得自己的
心脏已经到了爆炸的临界点。要不是朱竹清是大哥戴沐白的女人,要不是她是未
来星斗帝国的皇后,要不是她如此高冷美艳生人莫近,要不是她横扫天上地下无
敌手的童颜巨乳,他都不会觉得有这麽刺激。

  然而入口的一瞬间,朱竹清就又皱了皱眉「这粥……味道怎麽腥腥的。」

  马红俊吓得浑身一激灵,赶紧打圆场道「哦,哦。这,这是加了点海鲜鱼酱,
我们这不马上要去海神岛了嘛,我这是提前做适应呢。除了腥腥的,味道……味
道怎麽样?」马红俊真是大难不死立马作死,最后这句话问出来时,自己都没发
现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朱竹清实际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戴沐白去哪儿了,虽觉得怪怪的,一时也没
多想这厨房裏哪来的鱼酱,听到马红俊猥琐的发问衹是礼貌性地对胖子微笑道
「嗯,很好喝!」

  这个笑容,胖子觉得自己都快要爽醉了,那感觉就好像在问朱竹清「哥哥的
精液好吃吗?」「嗯,好好吃。」马红俊衹觉得自己的邪火已然燎原。

  「该死的戴沐白又去哪裏拈花惹草了。」朱竹清面若冷霜,语气带煞地低声
说着,没有注意到胖子的异常,正準备端着粥去喂小舞。

  胖子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忽然支支吾吾地叫住朱竹清,道「竹清,那个,那
个,我告诉妳,妳可别告诉戴老大。」

  「嗯?」朱竹清没发现刚才马红俊隐藏得很好的猥亵目光,想了想道「妳说
吧。」她性格本就高冷,不太会说多余的话,既然这麽说了,就表示肯定不会告
诉戴沐白。

  马红俊心头火热,衹觉得计划成功在望,当即装作很痛心疾首的样子道「戴
老大让我帮他熬粥,他……他自己……却……」说到这裏胖子自己脸憋得通红,
不禁佩服自己的演技。

  「他去哪儿了?」朱竹清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我看见……看见他追着沈香出去了。」胖子也是鸡贼,告诉朱竹清
戴沐白的去向,却偏偏话衹说一半,让她找去吧,等找完说不得还要家暴一番,
到时候自己早就……

  朱竹清气得俏脸发青,两肩发抖,这下可不得了,连带着胸前那对波涛汹涌
微微摇动,大有风不平浪不尽,撼天动地的壮阔景象,当真美不胜收。这乳摇福
利把胖子细长的猥琐眼都看圆了。

  朱竹清正在气头上,没工夫注意胖子,衹听得她冷声道「我去找戴沐白,妳
把粥端进去喂小舞喝粥。」语罢竟是把粥放下直接转身就走,可见其雷厉风行。
然而朱竹清转身转得太猛了,那一对豪乳瞬间横摇出更动人魂魄的弧度和浪线,
让马红俊心中大呼大饱眼福。

  但胖子没看到的是转身的瞬间,朱竹清双目发红,竟隐隐含泪,其实朱竹清
心裏委屈得很,经历过那麽多坎坎坷坷好不容易接受戴沐白的爱了,自己一片芳
心都係在他身上,谁知道他转身就去泡别的女人,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浪子回
头?真是天大的笑话!

  朱竹清正沈浸在悲伤的情绪中,竟然没注意脚下的门槛。平时以她的实力,
自然闭着眼都不用担心什麽门槛,可此时她正陷入深爱之人的背叛情绪中,于是
一不留神被绊得向前一倒。

  「小心!」

  「呀!」

  在一声娇呼声,胖子连忙伸手往前抱住即将跌倒的朱竹清,双手越过少女的
腋下,竟好死不死地直接按在了朱竹清满含凶气孤高傲然的豪乳上,还鬼使神差
地捏了一把。真是两手根本握不住啊,马红俊惊人地发现自己的手指居然完全陷
了进去,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那丰腴柔弹滑脂绵酥的升天触感,更如闪电一般迅
速刺激着马红俊那双猥琐大手的每一处神经。

  神吶!这,这真的是少女可以拥有的温柔和伟大吗?

  伴随一声羞怒的娇呼,和一道猛烈的巴掌声,朱竹清飞也似地跑走了,远远
传来她饱含杀意的声音「敢说出去,妳就死定了!」

  胖子呆呆地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感受刚才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心想,一
个巴掌换竹清喝我的精液,还赠送摸一次大奶,怎麽都赚翻了啊。细细回想刚才
那惊鸿一现的完美触感,马红俊的鸡巴再次吹响战斗号角!

  回头看了看竈上的粥,想到一切阻碍均已成功解除,绝色少女毫不设防地準
备挨操,马红俊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邪火,端起粥飞快地冲进了隔壁院子。

  小舞,我的小舞,哥哥来啦!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